當前位置:首頁
> 政務公開 > 部門動態

【濟寧市城鄉水務局】119萬畝農作物受旱 濟寧調1.38億立方米黃河水“解渴”


發布日期:2019-07-30 14:01 信息來源:濟寧市城鄉水務局 瀏覽次數: 字體:[ ]

《大眾日報》2019年7月30日第14版

7月26日,記者從濟寧市城鄉水務局獲悉,今年以來,濟寧全市境內累計降雨162.1毫米,比去年同期偏少37%,比歷年同期偏少57%。特別是6月1日至今,累計降雨76.5毫米,比去年同期偏少35%,比歷年同期偏少69%;6月6日—27日連續21天處于高溫且無有效降水狀況。據統計,全市范圍內已有86條中小河道斷流、64座小水庫干涸、5560眼機電井出水不足,造成119萬畝農作物不同程度受旱、2.8萬人出現臨時性飲水困難(集中在曲阜、泗水、鄒城和微山)。

截至7月25日,南四湖及大中型水庫蓄水6.13億立方米。其中,南四湖總蓄水量5.58億立方米,較去年同期偏少2.33億立方米、偏少29%,較歷年同期偏少4.81億立方米偏少46%。

為應對當前旱情,濟寧及時組織城鄉水務、農業農村、應急、氣象、水文等部門專家會商,啟動了抗旱Ⅳ級應急響應,下派9個專項督導組到旱情較重的縣(市、區)服務指導抗旱工作。全市已經先期到位抗旱資金3332萬元,組織抗旱人數27.6萬人,投入抗旱設施機電井6萬眼、泵站834處、機動設備9.9萬臺套、運水車輛5553輛,累計保障抗旱用電4355萬度、用油2199噸,全市抗旱澆灌面積553萬畝。今年以來,通過陳垓和國那里引黃閘累計調引黃河水1.38億立方米,其中入南四湖上級湖1800萬立方米。加快推進引汶水系連通工程建設,同時引水260多萬立方米,澆地2.3萬畝。□記者 王浩奇 呂光社 通訊員 孫長征 報道

40毫米降水仍不解渴長條井里雨后滴水未存 兗州貧水區玉米或減產20%

本報濟寧訊 7月27日下午,氣溫逼近38℃。穿梭在濟寧市兗州區漕河鎮的東部的8個村莊,幾乎所有的玉米地都呈現“高低不平”的態勢,同一塊農田里,大部分玉米足有一人高,而且已經露出金黃的穗子;其中一小部分玉米明顯矮小不少。

“本就是靠天吃飯的貧水區,今年又遇到如此厲害的干旱。”漕河鎮政府分管農業的主任科員左廣祥詳解了其中原因:漕河鎮東部有1.8萬畝的貧水區,涉及8個村莊,“自從收割完小麥,這里兩個月沒下過一滴雨。”到了播種玉米時,村民動用了長條井里儲存的水,還沒澆完一遍地就用光了,大約有六七千畝地沒能澆上水,也沒能種上玉米。

眼看著玉米到了出苗期就快被旱死了,還有六七千畝地就要變成“荒地”,漕河鎮政府緊急啟動了“西水東調”工程,從9公里外的西部富水區調來15萬立方水解燃眉之急,六七千畝農田也相繼播種,只是長勢要晚于第一批播種的玉米,因此出現“高低不平”的現象。“玉米出苗期缺水,遭受的損害不可逆轉,貧水區的減產已成定局,預計畝產減少20%。”

貧水區的問題由來已久。據了解,兗州地下水資源豐富,加之農田水利設施完備,小農水項目建設覆蓋全區,因此旱情并沒引起兗州大面積旱災,旱災農田僅有3萬畝,而這3萬畝就是位于漕河鎮東部和大安鎮西部的貧水區。這里系泰山山脈的山根,受特殊地質的影響,雖有完備的水利設施,但就是抽不出水來。“曾經在這里打井,深挖下去全是石頭,毀了好幾個鉆頭。”兗州區水務局副局長王慶強介紹說,富水區挖100多米深的井就能找到豐富水源,而這里挖300多米都沒有水。

為解決貧水區灌溉問題,1972年,兗州著手建設引泗回灌工程,漕河鎮東部建設了11條長條井,每到汛期,泗河水充盈著各村的長條井,不僅為當年提供灌溉保障,還能為來年春耕儲存水源。但近年來,由于各種原因,泗河上流水源被層層截流,長條井幾乎只能靠下雨存點水。據介紹,今年兗州區進入汛期以來下了4次雨,總降水量71.2毫米,比去年同期偏少46%,比多年同期偏少70%,而漕河鎮自汛期以來,僅在7月23日至24日迎來一場40毫米的降雨,渴壞的大地吞咽著雨水,長條井里依然沒能存住水。

新形勢下,長條井又被賦予了新的作用。2015年,漕河鎮規劃“西水東調”工程,斥資近900萬元,在地下水豐富的漕河鎮河南村建設20眼水井,克服西低東高的地勢,經過五級提水,將灌溉水源通過鋪設的管道注入各村的長條井內。“如果不是西水東調工程,我們村全部1700畝玉米得絕產。”西廠村黨支部書記王祥洪介紹。□記者 王德琬 通訊員 張美榮 熊媛媛 報道

往年豆株半米高,現今才一拃

6月初以來,汶上縣南旺鎮兩次累計降雨只有25毫米左右,沒有形成有效降雨,秋季農作物旱情明顯。

7月26日下午2點半,記者來到南旺鎮壩上村的豆地里,烈日當頭,溫度上升到了36℃,站著不動都能出一身汗。豆株長勢參差不齊,一排被架起的噴頭正“搖著頭”來回噴灌。“從6月初種上豆子到現在,總共下了不到4指雨。最近幾次的雨好像故意繞著南旺似的,周邊很多地方都下了,就我們這里沒下。”正在照看澆水的吳兆房告訴記者,往年這個時候,大豆株得有半米高,已經開始開花了。今年因為干旱,不光還沒開花,植株才只有一拃左右。

和吳兆房一起的杜英如剛從地里出來,身上的汗浸濕了衣服。他說,村里的種地大戶吳連平種了1000多畝地,除了100多畝玉米,其他都是大豆。因為干旱,吳連平雇了他們16個人幫忙澆地。“豆子不禁旱,就這樣的大熱天,如果不及時澆很快就蔫了。”他說,因為種植面積大,他們每天從凌晨5點一直澆到晚上11點,已經連續忙活了11天。十幾個噴頭一次只能顧2至3畝地,連續噴上3個小時就得挪一次管子。

當地有句老話:“五天一小旱,十天一大旱。”這是說,夏天的農作物,如果5天不下雨的話就算是一小旱,10天不下雨的話就算得上大旱了。老杜告訴記者,這樣澆過一遍,只能浸濕2指深的土地,很快就能干透。相比于噴灌,成本較高的大水漫灌更能解渴。種糧大戶們為了節省成本,一直想著先用噴灌掩護著豆苗成活,等著下一場大雨就解渴了。可左等右等一直沒有等來有效降雨,這讓他們非常著急。因為連續抽取地下水,機井里的水位正在下降。3米一節的抽水管,原來下5節就行,現在得下6節半才能抽到水。附近的機井已經有好幾處被抽塌了。

梁莊村的梁吉月種了60多畝玉米和350畝大豆,起初,他和吳連平的想法一致,都想先用成本較低的噴灌掩護著豆苗來等雨。可這幾天他沉不住氣了,鋪上直徑20多厘米粗的管子,開始大水漫灌。“再等著老天爺下雨,豆子就保不住了。”老梁說。因為干旱和播種稍晚,他一塊地里的豆苗只有半拃高。目前,他的350畝大豆已經澆了3遍水了。因為天氣炎熱,他開出每人每天200元的工錢都很難找到工人。

干旱也為病蟲害提供了可乘之機。吳兆房從地里跑了一趟,拔回來好幾棵遭受病蟲害的豆株,葉子被害蟲咬了很多洞。據鎮上的工作人員介紹,現在豆地里的害蟲以稻蟲卷葉蛾和菜青蟲為主,玉米地里主要是玉米黏蟲。

“最近幾天氣溫高、蒸發蒸騰量大,土壤失墑嚴重,容易造成莊稼苗枯死,我們正在組織群眾抗旱保苗。”7月26日,正在馬踏湖方田查看旱情的南旺鎮農業辦公室工作人員吳振魯說。為保障農民正常抽水澆地,南旺鎮一方面組織工作人員清理機井47眼,更換機井用電電纜1200米。同時組織農技人員深入田間地頭開展技術服務,指導農戶做好玉米、大豆、花生等作物的肥水管理工作。截至目前,全鎮已累計灌溉農田13萬畝,發放抗旱指導手冊2.6萬份。□ 本報記者 王浩奇 本報通訊員 姬廣帥


打印 關閉

捕鸟达人 疯狂围捕 彩票投注网络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北京pk赛车能搞到钱吗 快递汽车运输怎么赚钱 炸金花棋牌888 小龙女心水论坛 五体球缺点 w彩票网网址 内蒙古快3网上购买 浙江体彩飞鱼走势图 福彩3d字谜双彩论坛 喜乐彩 河南22选5走势图表 北京市尾号限行规定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